郝劲松法律公益中心
 
首页 | 关于我们 |给我留言| English  

标题:《法制日报》公民郝劲松的力量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09-7-4
编者按:在四个月内接连三次因为在火车上购物、用餐和火车退票费无发票,把“铁老大”告上法庭的中国政法大学在读研究生郝劲松,成了媒体争相追逐报道的焦点。铁道部近日向全国各铁路局发出通知,要求所有火车都必须配备发票,依法缴纳税金;同时将不定期对各站段进行暗访,如发现不执行此规定的,将追究当事人及站段领导的连带责任。郝劲松因此成为“2004年构建经济和谐十大受尊崇人物”候选人之一。郝劲松坦承自己的目的就是在法律维权的道路上追寻一种模式,一种能让更多公众接受的维权模式。他不拉横幅,不打标语,不上访,不静坐,而是用法律这个武器展开理性维权。他从身边的小事做起,把大家习以为常的“坏毛病”牵出来,把社会约定俗成的“坏习惯”揪出来,用合法的形式改变它。主持人万静
  公民郝劲松的力量
  秦闻 本报实习生 曹宝燕
  在和郝劲松见面之前,笔者心想能接二连三将“铁老大”告上法庭的人,应该是一个特“刺头”的人吧。但实际上郝劲松是一个很随和的人,跟他的谈话很轻松。但是只要谈到法律,只要谈到案件,只要谈到当今社会的一些不合理现象,他坚定的语气,豪迈的气魄,就像是马上要上战场的士兵一样,给人一种振奋和力量。
  “我想用法律改变不合理的东西”
  “法律是我的工具,我想用这个工具改变社会上的一些不合理的东西。虽然当今社会上不合理的现象很多,我不可能全部都改变,毕竟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公民,但是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改变一个是一个。”虽然郝劲松在中国政法大学只学习了一年的法律,但是他对法律有很强的领悟能力,无论是在学习中还是在实践中,他都能灵活自如地加以运用。
  郝劲松说他跟“铁老大”打官司的原因很简单,但却是一般人不容易想到的,就是觉得失学儿童太可怜。如果能让在火车上购物、用餐等一大笔经营收入都照章纳税的话,国家的税收和财政将获益匪浅,那么很多失学儿童将会重新走进学校。“也许大家没有去过西部,也没有感受过西部的贫穷和落后,但是至少大家都看过希望工程的那个‘大眼睛女孩’吧?那可怜、无辜的眼神让你怎么忍心不帮他们一把呢?”郝劲松动情地说。然而,想帮助这些失学儿童必须要找到一个渠道,一个能起到广泛社会效应的方式。发票背后有国家的税收,如果能让更多的消费者在消费时索要发票,养成良好习惯,可以很大程度地提高国家税款的征缴数量。国富才能民强,税收增加了,可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就是他连打五场发票官司的根本目的,对国务院的发票管理办法进行普法宣传,唤起更多人索要发票的意识。
  郝劲松说他之所以把一个很重要的焦点放在火车上,就是因为火车不开发票的现象由来已久,涉及面广,涉及人数众多。根据铁道部官方公布的数字,每年全国铁路共运送旅客十亿多次,按平均每人消费2元钱计算,约20亿元,按照营业税率5%计算,每年应缴纳的税款就达1亿元。而国税总局44号文件《关于征收中央铁路流转税》的通知,由铁道部集中缴纳的共有107种税,但惟独漏掉了火车售货这一种税,这是一个巨大的税收漏洞。
  当郝劲松就火车不开发票涉嫌偷逃税款向北京市地税局举报时,地税局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根据国税总局98———01号文件,铁路、电信、邮政、银行等部门的税款由国税局征收,让他去国税局举报。当他去北京市国税局举报时,工作人员告知,火车售货属于营业税,根据营业税条例,归地税局管。在这种情况下他调查的结论是:火车上售货这一部分经营收入从没有缴过税。郝劲松曾多次用特快专递向国税总局、北京市国税局、北京市地税局举报,但均未获答复。“一个亿是什么概念?一亿元每年至少可以建500所希望小学,能给西部人民建10万口井。”郝劲松的语气不无沉重。
  在五起案件中,有一起是跟发票没有关系的,那就是他向法院起诉北京地铁公司。他认为地铁复八线建立花费了75亿元纳税人的钱,却不给纳税人设计厕所,这是一种严重的设计缺陷,是不以人为本的做法。如此数额巨大的工程,没有公示,也没有听取人民的意见,导致复八线在建成通车的九年时间里,约有5400万纳税人想上厕所而不能。《纳税征管法》不应该仅仅是一部替国家征税的法律,更应该是一部纳税人权益的保护法。
  “我要给百姓建立一种维权模式”
  “公民维权的模式在不断地发展。上世纪80年代末的维权模式已经过去了,我们需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用合法的方式来改变一些不合理的状况。”郝劲松说他在维权时从不拉横幅,不打标语,不上访,不静坐。他试图摸索一种让公众更容易操作的模式。他的维权理念是:“集中兵力,对同一个点发起持续不断的法律冲击,我们不怕败诉,我们要有起诉20次的勇气,打倒一个,解放一片。”
  但同时郝劲松也承认:“中国很多不合理的东西根深蒂固,不可能很轻松地就被改变,我们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我希望更多的人站出来,用诉讼的方式从不同的方向,对不合理的现象进行持续性的冲击,以达到‘水滴石穿’的效果。此种模式也可以类推,比如对于不合理的想象,每个公民都可以打电话,发表自己的观点,对其进行抨击和批评,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监督权。一个电话微不足道,但是如果有一万个电话或十万个电话打过去,那种力量是巨大的。很多人觉得个人的力量很渺小,或是觉得一些事件与自己没有关系,懒的去理睬。孰不知,如果社会秩序和法律秩序被破坏,每个公民都是潜在的受害者。”
  听着他动情的语调,笔者不禁想起了一位文人,那就是鲁迅。
  郝劲松认为,国家的有些法律存在滞后现象,不能适应时代和社会的需求。例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从发布至今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从目前的假货泛滥现象来看,《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已远远不能适应社会的需求。因此在“消法”里,应该引进惩罚性赔偿机制,以增加违法者违法犯罪的成本,同时调动公民维权的积极性,不至于让消费者打赢官司却有得不偿失的担忧,防止挫伤消费者维权的积极性。
  谈到司法效率问题,有人曾对郝劲松为五毛钱发票打官司的行为提出质疑,认为这是小额诉讼,是司法不能承受之重,是在浪费法律资源。但郝劲松对此有不同的看法:诉讼资源不使用是否就是不浪费呢?诉讼是公民发出声音的一条有效途径。
  “虽然败诉我依然有话要说”
  2005年4月5日,郝劲松状告铁道部售货不开发票案以”没有用收据去换发票”为由被判二审败诉,法院驳回了郝劲松索要发票的请求。对此判决结果,郝劲松表示,根据宪法规定,人民法院适用独立审判原则审理案件,不受任何机关、团体的干扰,而北京铁路运输法院从行政上隶属于北京铁路局,很难作到公正、独立审判。
  对于目前铁道部发出通知,要求在全国火车上配备发票的做法,郝劲松认为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对于过去的欠缴税款的征收决不能“既往不咎”。铁道部发出通知后,郝劲松发现仍然有不同铁路局下属的列车未配备发票,因此他对该通知能否在各铁路局贯彻执行也表示担忧。
  郝劲松一次又一次地打官司,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特别是那些跟他有着同样想法的人纷纷给他打来电话,发来邮件,希望能从他那儿获得一些精神上的鼓励和经验上的支持。
  2005年4月9日,郝劲松公益维权网站<>正式开通。从此,大家跟郝劲松有了一个交流的平台,而他也觉得有了更多的机会为大众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郝劲松认为老百姓依法维护自身权益不容易,正是因为不容易,所以更应该依法维权,通过实际行动来产生社会效应,以此提高公众的法治意识和依法维权意识,实现依法理性维权。
  笔者:自古以来,老百姓对打官司都敬而远之。
  郝:老百姓一提到官司就头大,认为打官司费时费劲,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过去我也没有意识到打官司的意义,遇到一些不公平的事情总是逆来顺受,认为不值得去理会,理会了也没有什么用处,干吗去管啊?
  笔者:后来起变化了?
  郝:是啊,打官司实际上很简单,只要写清楚原告被告,写清楚事情过程就可以了,就只等着法院开庭了。别以为这样做没有意义,只要你的诉状属实,符合法律要求,对方不管有多大的实力,你也可以把他们拉到被告席上!
  笔者:现在像你这样的敢于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公民确实是越来越多了,什么“公厕官司”、“就业歧视官司”、“打假官司”也都经常见诸报端。
  郝:这是时代的进步,也是法治社会的前进方向。我们需要告别以往那种感性和冲动式维权,一有什么不公平的事情就想到上访或者走极端。我们应该付诸理性,通过法律去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对于许多认为不合理的事情,我们想要去改变它,只有通过法律,并且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内去进行。
  关于“炒作”和“刁民”的问答
  虽然大多数人是支持并理解郝劲松的。
  但是也有人发出“疑问”,认为他是在“炒作”自己。对此郝劲松说,他讨厌“炒作”这个词,虽然这种怀疑是正常的,因为你不能要求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一致的。但是这种想法的背后隐藏的问题是:站出来说话的人太少了,绝大多数的人是在保持沉默!而这种沉默的结果是我们生存的环境越来越差———我们呼吸着被污染的空气,喝着被污染的水,吃着各种各样有毒的食品,无法逃避。如果有更多的人能够站出来,用法律的武器来捍卫自己的合法权利,也就不存在某个个人的问题,更不存在所谓的“炒作”了。其实法律并不像普通老百姓想的那么深奥,它就在你身边,和你的生活息息相关。通过报纸和电视,我们也可以学到很多的法律知识,老百姓完全可以自己打官司。
  一年连打7场官司,咬住发票、公厕等鸡毛蒜皮小事不放,一时之间,全国都知道了郝劲松这个“怪人”,有些人称他是“刁民”。
  笔者:有许多人说你是“刁民”,是无理取闹,是在炒作自己。你怎么看?
  郝:说老实话,我不喜欢甚至是非常反感“刁民”这个词。什么是“刁民”,就是过去封建社会的一些不听从政府政令的人才是“刁民”。我们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大家都生活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怎么是“刁民”?
  笔者:对于你的这些诉讼行为,许多部门和单位可能非常反感吧!
  郝:是这样的。他们认为我是在故意找茬儿,故意挑衅。但是,我却认为,我是在用法律武器来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根本就不是什么找茬儿。这些部门有茬找,本身就说明他们侵犯了公众的合法权益。
  笔者:因为你告的大都是鸡毛蒜皮的诸如发票之类的小事情,也有一种看法认为你是在浪费国家宝贵的诉讼资源。
  郝:我不同意这种看法。如果有自身合法权益受到损害而不敢去依法维护,这才是真正浪费诉讼资源。如果依法维权的公民多了,不是诉讼资源的浪费,而是促进司法效率和诉讼资源的有效使用。
  笔者:一个人打官司是不是感觉势单力薄,孤立无援?
  郝:没有这种感觉。许多人以为我执拗,认死理,但事实上,还是有许多力量支持我的,因为我感觉我是站在正义和公理这一边。如果我是“刁民”,也是为公众的利益和权益而作努力!正因为如此,我从不觉得孤单和无援。梁山好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是路见不平法庭上见。
  笔者:如此说来你不是“刁民”?
  郝:我觉得我是一个有正义感,勇于抗争的人。
  ———
  郝劲松七打官司
  案件一:2004年5月18日,郝劲松在北京地铁复八线大望路站上地铁投币厕所。当他按要求付款0.5元后索要发票时,工作人员却告知其没有发票。事后,他专门到地铁总公司就补开发票进行交涉。但总公司答复他,地铁复八线的收费厕所确实没有发票,不能补开。9月,郝劲松将地铁运营公司告上法庭。10月21日郝劲松收到西城区地方税务局的回复函,告知该税务局对他举报的北京地铁运营有限责任公司移动厕所收费不给发票现象的处理结果:北京地铁公司被税务部门要求补缴2万余元税款,并被罚款1000元。12月11日,法院判决地铁公司给郝劲松出具两张五角共1元的发票。
  案件二:2004年5月18日,郝劲松向国家税务总局举报中心递交了在火车上消费不给发票的举报材料。但在法定时间内,国家税务总局并没有回复。8月8日,郝劲松以国家税务总局行政不作为为由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目前,法院已受理此案。
  案件三:2004年9月16日,郝劲松在北京开往上海的T109次列车上用餐,付款后索要发票时,被告知火车上没有发票。郝劲松诉至北京铁路运输法院要求对方开具发票并赔礼道歉。11月7日,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北铁分局当庭出示正式发票,当次车的餐车长、厨师长和餐车服务员都作为证人出庭,均称郝没有主动拿餐券换发票。法院认为,郝劲松不能证明自己用餐后曾向餐车服务员索要过发票,所以驳回郝劲松的诉讼请求。郝劲松不服,上诉至铁路运输中院,2005年4月5日,该院维持原判、驳回其上诉。
  案件四:在状告北京铁路分局列车餐车不开发票案一审被驳回后,郝劲松又以相同理由将北京铁路局石家庄铁路分局和太原铁路分局告上法庭。诉称,其于2002年12月8日和2004年5月22日分别乘坐太原开往北京的K702次列车和北京西开往保定的T519次列车,在两列火车上购买了水果和饮料,分别消费了人民币8元和6元。当其付款后向工作人员索要发票时,被告知没有。最后,列车员只是写了一张盖印章的“白条”给他。郝劲松此次将这两张“白条”作为证据一并提交给了北京铁路运输法院。他要求法院判两被告开具正式发票并赔礼道歉。北京铁路运输法院按原告就被告原则,认为该案应分别由太原与石家庄铁路运输法院审理而不予立案。
  案件五:2004年11月13日,郝劲松去北京站退票窗口办理退票手续。工作人员拿回车票后,只交给他一张铁路系统自己印制的“退票报销凭证”,上面没有套印税务部门统一的发票监制章。他向工作人员索要发票,对方回答:全国的火车站退票都没有正规发票,北京站也一样。于是,郝劲松将北京铁路分局起诉到东城区法院,要求其开具正规发票,并向自己书面道歉。该案因管辖权问题移送至铁路运输法院。
  案件六:2004年12月,郝劲松再次将地铁运营公司告上了法庭,理由是复八线建设花费纳税人的钱却不设计公厕,属于设计缺陷,他要求地铁公司作出解释并返还五角如厕费。此案正在北京西城区人民法院审理中。
  案件七:2005年2月5日,郝劲松乘坐北京西开往太原的N275次列车,途中陆续购买水果、纪念卡、袜子等共计60元,索要购物发票时,均被告知没有发票,经其一再要求,方收到三张白条。2月17日,郝劲松又将北京铁路分局诉至铁路运输法院,要求开具发票。
  为较真“鸡毛蒜皮”喝彩
  铁诚
  33岁的郝劲松,先后将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地铁运营公司、北京铁路分局告上法庭。不久前,他又起诉北京铁路分局,这是他自去年以来的第6场官司。
  其实,郝劲松“较真”的无非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在地铁如厕时和在火车上购物没有要到发票。笔者相信,有此经历并心存“不满”的人绝非郝劲松一个,但站出来“说话”的却只有郝劲松。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打假名人”王海。这些年假冒伪劣商品有增无减,虽然消费者整体的维权意识已普遍提高,但主动、敢于去与“假货”作斗争,长期活跃在国内维权打假舞台上并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人,一定非王海莫属。如今,又站出来了一个郝劲松,可同样是在“孤军奋战”,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自从前不久郝劲松开始“骨头里挑刺”、状告一些垄断单位并引发“郝劲松现象大讨论”至今,其被国内媒体广泛报道。大概,此刻的郝劲松也算是一个知名人物了。然而,与王海一样,他尽管成了名人,但与众多娱乐明星、文化名人等相比,其未免显得有些落寞和形单影只———名人应该具有的“名人效应”郝劲松没有。
  从某种意义上讲,名人效应的一个主要作用是,影响和引导公众群起参与、“效仿”,从而使某项事业得到繁荣和发展。我们看到,戴上名人光环的郝劲松,其影响力其实还非常有限,往往是自我搭台、自我唱戏与媒体报道。这与公众的集体认同度有关,也与国人心中根深蒂固的思想观念和消费理念密不可分:在消费维权方面缺乏“较真”精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没有太大的经济损失,大都“宽容”处之。
  郝劲松曾说过,现在社会上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得有人去较真,起码得让人知道这样是不对的,这样社会才能进步,我就是要挥舞一下法律这把斧头。我就是要让更多的人去思考,给更多的人以勇气去抗争,让更多的人拥有法制的思维和观念。
  的确如此。郝劲松行为的意义早已超越了其行为的本身。当前,还不能期望一个郝劲松的存在就能带动起无数个“较真公民”的出现。但起码,作为合法公民的我们可以用实际行动给郝劲松“塑造”一些潜在的“名人效应”———学习其时时处处依法维护自身权益的意识,将消费维权以及公民维权进行到底。


2005年05月09日 来源:法制日报 




本 站 声 明
本站所有文章均是作者个人观点,与www.haojinsong.com 无关。
本站部分资源来网上,版权为原网站所有,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删除。  

南方人物周刊 郝劲松 不服从的公民
郝劲松接受中央电视台柴静面对面专访
《光明日报》是谁在纵容铁路餐车不开发票的违法“习惯”?
《人民日报》 郝劲松:我不是“刁民”
《人民日报》郝劲松:以公民的名义
韩国《朝鲜日报》专访
法国《快报》专访
日本《时代周刊》专访
日本《东洋经济周刊》专访
美国《新闻周刊》专访
日本《产经新闻》专访
日本《北海道新闻》专访
美国《基督教箴言报》专访
日本《朝日新闻》专访
《意大利日报》专访
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华南虎迷雾中的理性之光
<检察日报>郝劲松致铁道部部长的公开信
郝劲松参加国家环保总局中德环境公益诉讼研讨会
郝劲松参加"打黑除恶"运动中的财产问题研讨会
郝劲松参加百名专家学者、著名律师要求最高人民法院立即收回死刑复核权的研讨会

相关主题

 
南方人物周刊 郝劲松 不服从的公民
郝劲松接受中央电视台柴静面对面专访
《光明日报》是谁在纵容铁路餐车不开发票的违法“习惯”?
《人民日报》 郝劲松:我不是“刁民”
《人民日报》郝劲松:以公民的名义

版权所有 © 2006 郝劲松法律公益网
 E-mail :haojinsong668@sina.com
京ICP备05016386号